夜轩琉璃

⊙ω⊙

LUCKYDOG:

希望穷逼们清醒一点,60w不是这么好拿的wwww
你们肯定没上过班吧?领导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画大饼wwww
等你鼻青脸肿众叛亲离,巴巴的去要那60w,以为自己终于不是个穷逼了,然后某部门会把你带到小黑屋里,问你——

“凭啥别人都没发现这么多yhsq,就你能呢?”

wwww
好期待哟。


ps:现在哪哪都缺口都要钱,人家白白拿出60w仅仅是让你举报一下就拿走?钱太好赚吧wwww到时候你举报了,然后新闻一出,钱没拿到手,举报者的大名就挂在那,全国都知道你了,这下微博都能认证了吧,英雄啊,哈哈哈哈。




ps:我再废话一句——既然我们都厌恶叛徒和告密者,你是觉得某部门里的人会对这些人好吗?他们也仅仅只是执行者,也只是普通人。


人类的厌恶很多都是相通的。


所有人都会对你恨之入骨。

临江仙:

画重点

按照每案所涉及出版物经营额的2%以内的奖励金予以奖励(个案奖励金不超过60万元)

举报一个卖了一千块的本子(还得确实含有不法信息)才能得到20块钱奖励金,图什么啊

想拿到60万,首先得石锤一个三千万的案子 =_=

不看一下文件就传60w只怕更容易让某些人动这个心思

文件


花乔浅浅:

扩!!!

陌凌_trail☆:

#占tag歉
这太可怕辽qwqqq
空间已经没有办法转发辽,各位太太保护好自己鸭qwq
微博上有车的要藏起来鸭qwq看车的看了就好千万别转发别赞别给升热度qwq
他们都是蛇精病qwq
私心和比较热的漫威tag已经打了,但tag数量有限制希望大家传播一下,能让几个太太看见就让几个太太看见qwq

哇塞塞

温於谂:

我怎么没看到 哭了

G鲸落:

分享一下一条青藏线😂
上下有别,国家认证。
感谢微博@淘乐阿

【巍澜】见鬼 〖一发完〗

这是宝藏!

叶落知秋:

甜饼,3k+
不甜不要钱
背景大概是原著和剧混杂
(即使是接受了地星海星这个设定,写出来还是觉得布星)


镇魂过于好磕了,简直每日欢乐源泉(ಡωಡ) 






01.


说到赵云澜,认识的人都要赞一句八面玲珑。




当然这个“认识”仅限于“认识但不熟识”。熟识赵云澜的各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自然不会说他一句好话。


严正抗议自己和狗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高贵物种大庆往沙发上一瘫,或者说,一摊——摊煎饼那种,不屑道:“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”




不愧是活了一万年的老猫,这句话高度概括了赵云澜同志的生活作风...咳,生活习性。




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评价,都不能否认赵处长窥探人心的本领,只要他想,保准把你说得又舒服,又熨帖,一腔热泪相逢恨晚,两袖春风桃花泛滥。




小郭曾经感慨,如果赵处长出一本«处世之道»,他还用不用拿这公务员的死工资都两说。




02.


赵云澜说,这是天赋。


特调处众人一起翻了个白眼——不愧是一家人,就是齐齐整整的。




赵云澜没说的是,这是字面意义上的天赋。


从他记事起,他就和别的小朋友不太一样。




他能看见别人的心情。


更准确的说,周围所有人的心情都具象化为一个亮闪闪的数字,悬浮在脑袋边上。心情好就加,心情差就减,一目了然。




只除了一次例外。


赵云澜上初中的某天,一个同学的数字消失了——不是变成零,而是真真切切地不见了。彼时赵云澜自己还是个中二期没过的孩子,没太当回事。


过了几天,就传来了那个孩子的死讯。他在暴雨中失足跌进了池塘,再也没上来。


赵云澜面对他哭得眼睛都肿了的父母——原来人的心情真的能跌到零——狠狠地攥紧了拳头。


如果他当时稍微留一下意,如果他陪他一起回家,是不是一切就有可能不同?




从那天起,赵云澜开始密切关注着所有人的心情。




03.


好在赵云澜到底不是柯南,他周围也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“人”,再死一次也挺不容易的。他每天过着撸猫抠脚吃棒棒糖的日子,倒也惬意。




这些在遇见沈巍那天戛然而止。


赵云澜今天仍然记得遇见沈巍的那天,对上的第一眼他就被吓得一悚——他看不见这个人的心情。


长这么大,他别的不敢夸,就是眼神贼好。




下楼的时候赵云澜心里转过无数个念头,汇总在一起就是——不能让他死。


不管是因为什么,不管是用什么方法。


也许是因为对那个逝去的同学的愧疚,也许是因为身为人民警 察的责任,也许是因为那张脸实在太对他的胃口了。




不过等到赵云澜下楼打了个照面,他奇妙地发现了不知何方神圣的这位先生,脑袋边上的数字又回来了。


不多不少,正好停留在50上。


...不仅如此,他还在撸大庆。


大庆竟然还没有一爪子挥上来。




我大概是疯了。赵云澜木木地想。


要不然就是见鬼了。




04.


“免贵姓沈,沈巍。”美人鬼展颜一笑。“在这里任教。”


若是别人,此时必有如沐春风之感,可他是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赵云澜。


美人的心情,还停留在50上,也就是说,他的心情毫无波动,大概这笑容也不是发自真心,只是表面上的客套。




“沈巍,好名字。”赵云澜夸道,他注意到这位沈教授的嘴角微微上扬了扬,可心情值还是雷打不动的50。




赵云澜:……


一般人遇见夸奖,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,总会有一丁点浮动,这是人的本能反应,瞒不住的。


可沈巍竟是停在50就不动了。也就是说,他心中无悲无喜,也无一丁点波澜。




赵云澜摸摸头。活久见啊。


怕不是心情值坏了。




好在他还记得自己的本职工作,于是掏了掏口袋,“这是我的名片,有空我们再聊。”


说罢礼节性地握了握手。


...然后赵云澜今天又遇见了第二件怪事。




美人握着他的手就不放了,心情值竟然还是50。


活见鬼了。




05.


对于赵云澜来说,沈巍是个谜团。


从他遇见沈巍的那天开始,他就天天遇见沈巍。很难说这是巧合,但若说不是又没有证据。




一成不变的是,沈巍的心情值永远都是50,不论是天台救人还是散步闲聊。赵云澜时常觉得心惊——若是心情值显示出了故障还好说,但若是人为控制...这该是多恐怖的一件事。




常年洞察人心的赵处长第一次看不透了。




事情的转机出现在沈巍进特调处审讯室的时候。




“我开门见山,就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
“最近的连环案,还有之前的几起案子,和你有关系吗?”


赵云澜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审讯室回荡。


“没有。”沈巍说。他毫不犹豫,斩钉截铁中带着一丝...委屈?


赵云澜的直觉选择相信他。




“放人。”他站起来,却意外地瞥见沈巍脑袋边上的数字从50跳到了51,一瞬间又跳回50。


赵云澜惊了。




06.


他越来越好奇。


常言道好奇心害死猫,不过赵云澜自觉比大庆这个废物点心强不少,所以当发现沈巍和他住在一个小区的时候,他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。


私闯民宅,变态行径。


赵云澜心中正义的一方略略感到了一丝羞愧,羞愧之后就毫无心理负担地左翻右翻。




好巧不巧,遇上了沈巍回来。


赵云澜和他家死猫急忙躲到一旁,暗中观察——




他发誓,沈巍知道他们来过。


沈巍笑了一下,然后在赵云澜惊恐的目光中,心情值从50跳到了51。


久久不动。




07.


赵云澜心中的卧槽没法和外人分享,差不多要把自己憋死了。


这沈教授到底什么意思?知道我偷偷上他家不生气反而很高兴?


即使是赵云澜这种习惯了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也觉得摸不着头脑。




不过很快,他就有了另一次亲密接触的机会。


不久的以后,赵处长将为这次公孔雀开屏般的英雄救美而感到害臊。不过此时,他志得意满。


因为沈巍的心情值从51跳到了52。他脸上带笑,眉眼弯弯,是个人都能看出他心情分外愉悦。




“走吧。”赵云澜差点醉在这笑容里,赶紧把自己拍醒。


“嗯。”




08.


直到赵云澜问出那句让他后悔万分的话,沈巍的心情值一直保持在52。


“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特调处来做顾问?用你对地星的了解来帮助我们。”赵云澜本以为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问题,毕竟他们之前也算得上是合作无间。


“没有。”沈巍得拒绝快到不留余地。“我这个学期有很多课时,实在是分身乏术。”




同时他的心情又从52跌回50。


赵云澜瞬间慌了——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让这位的心情值高一点,怎么也不能就这样付之东流。


东扯西扯,沈巍还是一脸严肃的帮他揉开淤青,赵云澜色令智昏,不打自招——


“诶,跟你说啊,你们家卧室有一个窗户,从那看出去,就是本市最大的资料储藏档案馆,那地儿,你肯定喜欢。”


 赵云澜刚出口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,可没想到沈巍又笑了,同时心情值回到了52。




赵云澜:......看他犯蠢很有意思吗?


教授心,海底针啊。




09.


赵云澜一度以为沈巍的心情值不会低于50。


直到他犯胃病蹲在路边被沈巍捡到的时候,即使痛得眼神都不太好了,还是清清楚楚地看见沈教授的心情从50一路跌到40。


...等站在他乱到人神共愤的房间里时,又一路跌到30。


赵云澜迷迷糊糊地想,以他对沈巍心情波动的估计,下一秒就该把他剐了。




可当他一觉醒过来的时候,不仅发现自己完好无损,房间还一尘不染,井井有条。


沈教授怕不是个田螺姑娘吧。赵云澜目瞪口呆 。




田螺姑娘坐在一旁,面沉似水,心情值已经变成了危险的红色。


他睡过去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了?怎么就降到20了?




赵处长可看不得美人不开心,特别是这个始作俑者还是他自己。


“你说你这么好,要我怎么舍得放手啊。”赵云澜触发技能:甜言蜜语。




沈教授心情值瞬间暴涨10。




10.


后来,沈教授说他要出趟差,路遇被叮嘱不要出龙城但依然坚持加班的赵处长。




11.


沈巍是斩魂使。


确认这件事后赵云澜好好回想了一下自己过去所有愚蠢的试探,终于明白了斩魂使大人曾经的笑点何在。


他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


沈巍身上的很多谜团得到了解释。比如他为什么对幽冥之事了解如此详细,为什么不愿意加入特调处,为什么桩桩件件,都与他有关系。


但这解释不了他的心情值。


自从知道沈巍是斩魂使以后,事态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发不可收拾。




即使是看着赵云澜坐他对面吃棒棒糖,沈巍的心情值都能蹭蹭蹭长到80。


目光灼灼像团火焰一样,赵云澜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,进退维谷。




“咳。”赵处长又干了一件愚蠢的事情,他拿出一根棒棒糖,在斩魂使大人面前晃了晃,又无意识地舔了舔唇。


“吃吗?”




12.


斩魂使大人表示,不吃不是鬼族鬼。




13.


直到赵云澜拿回一切本该属于他的记忆之后,心疼姗姗来迟。


他总算明白了龙城初遇时小鬼王的心情值为何一直在固定在50了——沈巍对他的爱,当真如巍巍高山一般,可同时也压得他自己喘不过气。




喜欢是放肆,而爱是克制。这句颇为鸡汤的爱情箴言用在这里竟是契合万分。


想到这里,赵云澜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


14.


又过了很久,一切尘埃落定之后,赵云澜对沈巍说了有关心情值的事情。


“巍巍啊,”赵云澜漫不经心地躺在他的小床上享受假期的阳光,“当时见你的时候,为什么那一瞬间我看不见你的心情。”




赵云澜就是随口一问,也没指望他回答。


沈巍坐在他对面的办公桌上认真备课,闻言抬起头,推了推眼睛。




镜片折射了阳光,让他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,有如碎钻一般。


他的心情值又往上跳了几点。




他说:


“可能是我遇到你时,心跳都漏了一拍。”




〖End〗

陽光彩虹小白馬的張昊萌

表白葛格!

葛格:



嗯,目前只能以文字發圖,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?
聽說很多人都有這個問題,這篇等待系統修好就刪掉。
如果一輩子都不好,就不PO圖了(???)

哭唧唧😭

奥:

昨晚梦到小薛了,是我第一次梦到他。梦到跟他一块儿缩在一个卡座里头吃火锅,特别辣的内种,我憋了老半天不知道说啥,一直喝水,最后说出来句,“谁不喜欢你,让他们死去!”


小薛说你的语气真像我的一个朋友。


我接,一个做土味儿电音很吊的北京朋友?


他好像听明白了,开始对着那口冒烟的锅傻兮兮地笑,大双眼皮儿弯成两道桥,桥两端是我自以为是的无限诗意的延伸。我想问问他他那个朋友现在好不好,我很喜欢你们两个,希望你们都好。我想看到他点头,我还想说很多很多。我甚至想为这一刻写首诗,不是好几年前我刚读诗的时候诹的那种硬梆梆的《忆秦娥》,是为更远更多的美和爱。


我想我应该停下来一阵子,好好捡捡自己,多读点书,把该想的都想明白。要为他俩赢得更多尊重,就得先成为很厉害的人,然而我还距离这仨字有相当一段距离。


我从他眼睛里看到,未来的他会和今天的他保有同样的美好,会打动别人,也会被他人打动。会依旧坦诚地面对自己的热爱和梦想,并且从不吝惜去表达这一点。会渴望理解,同时坚守自己要的边界。


于是我们都可以放心地奔向未知。

@葛格  @别抓,酱
😍
😚
特别特别喜欢神仙画画的葛格!特别特别喜欢温柔文风的抓抓!

心情不好......很不开心了.....